青楼av成人电影在线视频—QingLouav

第286章

•  发布时间:18-08-03 13:57:53   •   作者:管理员  • 收藏 0

当凌峰和周皇太后齐齐瘫倒在了,满足异常。

忽而,门外传来一个太监的尖叫声:“皇后娘娘驾到。”

凌峰和周皇太后两人同时起身,各自飞速的将衣衫整理完毕。幸好,双方都没有将衣服脱去,因此穿起衣服来也是十分的快速。

刚摆好了原先的姿势,皇后李湘雪便推门跨进了内堂之内。

“母后,请用燕窝羹。”皇后李湘雪款步来到周皇太后的塌前,恭敬道:“这是湘雪亲自从督促御膳房的李大师傅做的。”

周皇太后装镊样的接过燕窝羹,品了一口道:“不愧是李大御厨,手艺的确了得。皇后替哀家打赏了没有?”

“已经赏过了。”皇后李湘雪乖巧的点了点头:“也为难李大师傅了,湘雪可是打搅了他最爱的午觉呢。不过,李大师傅听说是幕后要用,也是勤快的很。”

“皇后,时间不早了,朕下午还有些公事要处理。”凌峰站起身来,拉着皇后李湘雪告辞。

皇后李湘雪也是极听凌峰的话,起身了周皇太后告辞后,两人同时回去。

一路上,皇后李湘雪忽而有些郁郁寡欢。任凭凌峰怎么逗她说话,也是庸懒的应付与凌峰。搞得凌峰最后只能使出杀手锏,对她大吃豆腐。

按照以往惯例,凌峰如此对付皇后,皇后定然会笑闹着反击。然而今日却任凭凌峰怎么折腾,也是毫无反应,连躲闪也懒得躲闪。

凌峰也放下了手,摸着她的额头,柔声问道:“皇后,今日是否有些不舒服了?要不,朕帮你宣太医?”

“皇上,臣妾的确有些不舒服。”皇后冷淡地说道:“到坤宁宫了,臣妾回宫休息去了。”说着,将轿子停下,往坤宁宫内行去。她的侍女,急急跟在了她的身后。

凌峰也急忙跳了下来,赶上去关切道:“皇后哪里不舒服?朕帮你宣太医吧。来人,来人,快去宣太医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皇后阻止道:“臣妾只是头有些晕,休息一阵就好了。皇上不是还有公事要处理么?赶快去吧,臣妾要是真不舒服,会自己宣太医的。”

凌峰心中早已经一片狐疑,难道皇后她发现凌峰与周皇太后的偷欢了?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啊,原本皇后就是知道的,难道说是皇后吃醋了?不应该啊,皇后不是那种小心眼的女人,那她为何生气了呢?凌峰真的很纳闷,女人的心,永远是那么难以捉摸的。

若凌峰再追问下去,必然会将这件事情放到桌面上来说了。索性装傻充愣道:“那朕就先去办事了。春霞,夏雨,皇后娘娘要是有什么不对劲,要立即禀报朕,知道么?”看皇后这样子,索性就让她先静一静,然而等她情绪稳定后,再与她细谈一下。

“奴婢遵旨。”皇后的贴身婢女春霞和夏雨她们应声道。

凌峰又千厄嘱后,才施然里去。回到乾清宫,凌峰第一时间把林菀卿叫过来,问皇后什么时候过来的,还问过什么话来。

林菀卿回想了一下,回答的说道:“皇后一大早就过来了,主要问奴婢皇上昨晚睡眠是否很好,得知皇上跟皇太后一起,皇后还挺开心的。”

凌峰一愣,道:“皇后知道朕昨晚跟母后一起?”

林菀卿点点头,道:“知道啊,皇后娘娘亲自问奴婢的,奴婢如实回答了。皇后娘娘虽然脸色很开心的样子,可是她转身的时候,奴婢听到她轻叹了一声。好像还说了一句什么……”

“皇后说了什么?”凌峰追问的道。

林菀卿摇摇头,道:“奴婢听得不是很清楚,不敢揣测皇后娘娘的话。”

凌峰道:“朕没让你去揣测皇后的话,你就说自己听到什么就可以,大概一点也无法无妨,朕赦你无罪!”

林菀卿这才鼓起勇气的说道:“奴婢听皇后娘娘好像在说,皇上只知道有母后,都不知道有皇后了。”

“原来如此!”凌峰心里豁然明白,心想皇后得知自己昨晚跟皇太后一起,今天依旧跟朕去拜见母后,可自己却假装很久没见到母后了,结果刚才又跟母后厮混一起,皇后知道了自己伤心。她真正伤心的不是吃周皇太后的醋,而是作为皇上的凌峰欺骗了她,这才是最令她伤心的事情。

凌峰明白了这点,心里就觉得自己亏欠了皇后的一个道歉一般,这样他在心里很是难受。不过眼下这个节骨眼上,凌峰是不可能去登门拜访道歉了,皇后可能还在气头上,如果这个时候过去,就算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。索性把事情晾上几天,到时候再去跟皇后道歉说明白

凌峰心里实在郁闷貉火,无处,但又不好去找皇后。只能命令太监抬着龙撵,自己坐在龙撵上,穿行在有如画中的后宫美景之中,也不知是什么别的原因,他体内滚烫如沸,浑身冒汗,脑子里绮念纷纷,原先他第一个念头,就是赶去中宫,找美丽高贵的皇后消消火。但是现在要去找皇后,她绝对不会理睬自己。怎么办呢?总不能招集一大堆后妃宫女,来个无遮大会、孽盛筵吧?

凌峰突然觉得自己已经够堕落了,现在皇后还在生气,自己干这个事情的话,感觉更加对不起她!虽说自己完全可以那么干。

凌峰迟迟没决定去哪宫,太监们也不敢多问,抬着他在庞大的后宫四处转悠。

凌峰一颗颤动的心儿正没个着落之际,忽然一阵戏水嬉笑之声飘入耳中,好似银铃一般清脆悦耳,荡人心神,凌峰微微一愣,抬袖一挥处,太监们抬着肩辇悄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行去。

远远可见水池周围围了一圈粉红色布幔,十几个翠衣宫女侍立在四周,戏水嬉笑之声正是从池子里传来。

此处名为碧华池,位于后宫东北角,接引的是后山明净无尘的温泉水,水池以玉石砌成,池边又有假山流泉,春夏秋天都是繁花翠绿,如诗如画,就算是到了冬天,这里还是异常的温暖,尤其那个温泉,绝对是泡澡的好地方。

凌峰心头一喜,下得龙辇,让太监们退下,轻手轻脚走将过去。布幔周围侍侯的宫女们见皇帝到来,吓得连忙要行礼参见。凌峰飞快竖指唇下,“嘘”的一声,比了禁声的手势,随即向后挥挥手。

宫女们会意,无声躬身退下。

凌峰悄然无声走近池边粉红色的布幔,池中少女们戏水嬉闹之声不绝传入耳际,他此刻双目泛红,已近失控的边缘,不管里面是谁,他都要先干了再说。

他撩开布幔一角,猫着眼往里面窥探。

只见里面无限好,浴池中热气蒸腾,烟雾缥缈,池水中浸以鲜花香料,奼紫嫣红,异香缭绕。七八个姿色绝丽的宫女在池中戏水玩闹,人人全身不着寸缕,青春动人的**荡漾在水波之中,白花花的夺人眼目。

内中一个美丽得好似瑶池仙姬般的少女,凤目瑶鼻,樱桃小嘴;笑靥如花,千娇百媚,娇艳不可方物,倾国倾城中暗藏妩媚风情。清澈明净的水波之下,可见她的,柔滑细腻;成熟艳丽的**,丰润魅人;洁白的,圆润匀称……却不是春妃唐玉春是谁?

春妃唐玉春乃是朱文聪留下的一后二妃中的春妃,她也是凌峰入主后宫这么久以来唯一没有宠幸的皇贵妃了。如果不是今天遇上,凌峰都不知道会在何年何月才会想起自己的后宫之中,还有如此绝色贵妃存在。

凌峰一瞬间精神恍惚,仿佛来到了瑶池仙境,无意中偷kui到瑶池仙女们香艳绝伦的沐浴。他体内腾的一下子就起来了,如同潮水泛滥,一发不可收拾。

凌峰哪还客气,“呼”的一声轩开粉红布幔,冲进里面,衣裳也顾不得脱,扑通一声跳进池中,水花飞溅。

周围响起一片少女们尖叫之声,四散逃去。凌峰兴奋到了极点,感觉自己如同跳进羊圈中的大灰狼,哈哈大笑声中,冲瑶池仙姬似的春妃唐玉春追去。

良久,良久,云霁雨收。

凌峰心满意足,只觉神清气爽,全身上下畅美莫可名状。感觉魂飞物外,灵腾云间,一股气流漫布体内,像泡在温水之中,他知道功力又提升了一成不止,春妃的资质低于习武的后宫众女,而胜于皇太后和皇后她们。

记得皇后她们破瓜之时,都痛得够呛,根本不能很好配合凌峰,而这春妃今日开苞,适才却能勉力承欢,让凌峰大为赞叹她当真是天生媚骨,绝世。可以这么说,唐玉春是骚闷型女人,别看平时淑女正经的,其实内心无比的渴望,因此一旦放开之后,比谁都要激烈和。

春妃有苦说不出,她虽然事先有思想准备,怎么想得到皇帝如此强悍,龙精虎猛尤胜平日,直被皇帝折腾得死去活来,吃足了苦头,眼角挂着晶莹的泪霰。

凌峰宣泄过后,头脑回复清明,思维敏捷,立时想到今日春妃在光天化日之下沐浴,根本就是为自己,见她眼角带泪,因此一定很疼吧!妃子服侍皇帝原本天经地义,凌峰紧紧搂住怀中美人儿,笑问:“爱妃,你哭什么?”

春妃轻轻偎在皇帝胸口,像只波斯猫似的,梦呓般的道:“臣妾好开心,臣妾终于是皇上真正的妃子了。”

凌峰似笑非笑望着她,道:“给朕说实话,爱妃今日是不是存心引诱朕?”

春妃微微一愣,然后螓首微点,含羞道:“皇上明见万里,臣妾的心思哪里瞒得过皇上。臣妾是因为好怕……怕皇上不要臣妾了,所以才……才……”下面的话大是难以启齿。

凌峰仍旧不信,故意逗她道:“那爱妃就没话要对朕说吗?朕可要走啰!”

春妃把螓首深深埋入皇帝怀里,黯然轻声道:“臣妾是有一件事要跟皇上说。”

凌峰点点头,道:“你说。”

春妃含羞道:“臣妾自知不能跟皇后娘娘相比,可是身为皇上的妃子,也愿为皇上生儿育女,开枝散叶,只盼皇上不要嫌弃臣妾蒲柳之姿,能偶尔驾临彩绦宫,臣妾此生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两人相拥,怀中美人儿含羞说出为自己生宝宝的话,凌峰心头猛的一荡,停了一停,意味深长道:“爱妃要是别无他话,那朕走啰。”

“皇上恕臣妾身子不便,不能恭送皇上……”刚破身的春妃受创不小,羞得抬不起头来。

凌峰让宫女们把春妃娘娘扶起来,只见她晶莹的白里透红,浑身娇慵无力,玲珑浮凸的**简直美得不像话,在宫女们搀扶下站起身来,羞羞怯怯不敢望他。

凌峰不期然想起一名名诗:“侍儿扶起娇无力,始是新承恩泽时。”

凌峰进浴池清洗过身躯,在宫女们服侍下穿戴整齐,便甩甩大袖,扬长而去。春妃看着皇上离开,心里极为开心,眼睛里闪烁出的尽是幸福的光彩。

凌峰走来逛去,心中始终还是惦记着皇后的气,不知消停了没。虽然说自己的皇帝,按理说不可能给女人低头,可是心里老是惦记着一件事情,总是不舒服。尤其凌峰总是感觉是自己对不起皇后,因此越想越是难受。

凌峰索了一番,最终还是决定去坤宁宫找皇后。凌峰信步走到了坤宁宫,宫门口侯着的小太监,忙跪拜在了地上,扯起了尖锐的嗓音喊了起来:“皇上驾到。”

凌峰也懒得理他,直接往内行去。还没有走到门口,门就开了。只见皇后的贴身婢女春霞走了出来,向凌峰行过跪拜礼节后,便懦懦道:“皇后娘娘说,她今日身体不舒服,还请皇上找其他娘娘她们去。”

凌峰呵呵笑了起来。堂堂母仪天下的一国皇后,竟然也会像个小丫头一般,耍小性子。

凌峰对着春霞做了个禁声的手势,猫步向前掩进宫内。穿过大堂,绕过走廊后。便到了皇后住的厢房,猛然间推门进去,喜色道:“皇后,朕来了。”

夏雨一见到凌峰,便围了过来,面带忧虑道:“万岁爷,您来得正好,皇后娘娘她病了。然而却怎么也不肯宣太医。”

凌峰这才心急起来,疾步来到皇后床前。只见皇后身上盖着一条被子,脸色有些潮红,嘴唇干涩异常,双眼瞧向凌峰,却毫无神采。

看到凌峰来了,皇后眼神轻微颤动,哽咽道:“皇上。”

“皇后不要说话。”凌峰侧身做到她身旁,帮她将被子盖严实了,摸了一下她的额头,有些烫手,很有可能发烧了。忙道:“夏雨,再捧几床被子来。春霞,你去指示小太监,再添两个火炉子。另外马上派人去请上官娘娘。另外速去寻些盐巴和开水来。”

凌峰一系列的吩咐了下去,凌峰转头轻轻皇后的脸颊,眼神关切,却又微微责备道:“你个小傻瓜,生病为什么不去宣太医啊?”

“皇上,臣妾,臣妾样子是不是很难看?”皇后紧张地问道。

“不难看,皇后是朕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。”凌峰轻轻安慰道:“是朕对不住你,惹你生气了。还不来道歉,以至于你的病情加重了。”

“皇上,臣妾一开始想想,也是很生气。本来想,若是自己就这么死掉了,不知道皇上会不会为了臣妾生气。”皇后眼神中看着凌峰,露出了一片柔情:“不过,现在看到了皇上。心中却又不那么想了,臣妾又不想死了。只想着,天天和皇上见上一面,也是好的。”

凌峰有些感动,伸进了被子中,紧紧握住她的柔荑,认真道:“朕不会辜负你的,朕答应你,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,也不骗你。”

“不,皇上。”皇后制止姿凌峰这句话:“臣妾后来想想,太后也是个可怜的人。四十岁,正当风华正茂时,就开始守寡。唉,这后宫又是个冷清之地。太后她这一辈子,不知道怎么熬啊?臣妾如果就这样生气,这未免太不近人情。而且太后先于臣妾成为皇上的妻子,又是太后将皇上带来宫里,让臣妾有幸成为皇上的妻子,这是何等的幸福。如果臣妾不知道感恩的话,那才是大大的不敬和不孝。”

凌峰煞那间,就明白了皇后的宽宏,以及慈爱之心了。心中是一阵感动。“皇后,你的心,朕已经全都知晓了。”正在此时,春霞已经匆匆寻了开水和盐巴,凌峰急急夺了过来,将盐巴溶在开水里,搅匀后,便要皇后喝下去。

凌峰喂着皇后喝了一口,皇后却如小女孩般的,皱起了眉头:“好咸呐,臣妾不喝了。”

凌峰旋即百般哄她,她就是不肯再喝。实在无奈之下,凌峰只好先自己含在了嘴里,一口一口渡给她喝。

这下,皇后却异常乖巧的将一整碗盐水都喝到了肚子中去,没有喊一声咸。看着她脸上有些奸计得逞的表情,便明白了原来皇后是想让凌峰用嘴喂她喝啊。

“生病了还不老实。”凌峰嘴上笑骂,然却心中十分喜欢。帮她加了几床被子后,便索性坐在她床侧,紧紧握姿她的手给与她鼓励。

果然,喝过盐水,又出了一身热汗后。皇后的脸色好看了不少,原本干涩的嘴唇,由于被凌峰连灌了几碗热开水后,也渐渐恢复了红润。

而此时,御医上官依依也赶到了。

“依依,快帮皇后把把脉。”凌峰焦急地说道。

“皇上,你让开一点!”上官依依说道,手脚利索的来到皇后面前,先是仔细的在皇后脸上观察了一番,然后问道:“皇后娘娘,前几日是否感到有些疲劳?”

皇后煞那间俏脸绯红,偷偷地瞄了一眼凌峰。迅即害羞的点了点头:“确实有些感觉疲劳。”

呃……凌峰顿是也尴尬起来。难道是凌峰与皇后太频繁,令得她操劳了?不过想想也是,皇后一直以来,都是大家闺秀。如今成了皇后,基本也没有吃过苦头。然而今日来,却与凌峰夜夜笙歌,旦旦征战到天明,然会令她不适应了。她是如此的娇柔。

“是否有很不开心的事情?”上官依依又继续问道。

“恩,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。”皇后老老实实的回答道。

上官依依并不作声,开始正式把脉起来。好半晌后,才道:“皇后娘娘是因为与皇上过度纵欲劳累,以及心结郁郁,加上受了寒气,所以才染上了风寒。不过,目前情况已经大有好转,微臣再配几剂药,吃过之后,一两天就会没事了。”

此言一出,凌峰这才放下了沉重的心,扭头将皇后的手臂放进了被窝之中。这才道:“依依,辛苦你了。”

“皇上跟臣妾还要这样客气吗?”上官依依说着,一边开了个方子,嘱咐春霞拿去太医院,将药材配齐了拿回来。

一切妥当后,上官依依又向凌峰恭敬的问道:“皇上,臣妾有一事不明。不知皇上能否赐告?”

“哦?依依有言不妨直说。”凌峰淡淡的说道。

“皇上,臣妾观皇后娘娘的病情,似是在不久之前,突然得到控制和缓解的。臣妾不明白,是否有人在臣妾来之前,给皇后娘娘医治过了?”上官依依神色间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
“哦,那是朕给皇后喝了盐水,以及用温度让她出了一身汗。这才控制住病情的。”凌峰回答道。

“什么?盐水?”上官依依若有所思,良久之后,忽一击掌道:“是了,就是那样了。我终于想通了。”

凌峰瞧着上官依依那副兴奋的模样,好笑地问道:“依依娘子到底想明白了什么?”

“臣妾这些年来,一直在研究,人为什么出的汗,带有大量的盐。”公孙羽兴奋非忱:“直到今日,臣妾才被皇上一席话,彻底打开了另外一个新天地。臣妾回去后,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,盐对人体究竟有什么作用?”

“那就恭喜依依娘子了,若被你研究出来,恐怕你就会名垂千史了。”凌峰淡淡地笑了一下,凌峰对医学的东西,懂得不是很多,只是一些普通的常识,若是说给他听后,说不定能启发些什么出来。是以,便将自己的一些普通常识说给了他听。

上官依依如听仙音一般,沉迷在了其中。凌峰的这一番话,很有可能在他内心中生出了无比的巨浪,让他初窥了医学的另一个门径。

“对了,依依,时间已经不早,不如你留下来陪伴朕吧!”凌峰看着上官依依开口问道。

“啊?!”上官依依颇为难为情的说道:“皇上,这可是坤宁宫……臣妾觉得不是很妥当吧!”

凌峰微微一笑,把上官依依抱在怀里,道:“你是朕的爱妃,皇后也是朕的娘子,坤宁宫、乾清宫其实都是朕所住后宫,有何区别吗?”

“可是皇上……皇后还在生病……”上官依依说道。

凌峰嘿嘿了一下,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接吻上了上官依依的温柔美唇……


全部评论(0)
  • 暂没评论 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