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

×
登录

注册

× 注册

我给性感寂寞少妇当保姆3

•  发布时间:19-04-11 13:38:15   •   作者:管理员   • 收藏 0

「每月给我工钱就是了,干嘛给我这么多钱啊?我不能要!」「傻瓜!你别想歪了。我们一起寻求的是大家的欢乐,给你这钱是另一码事。你来了以后尽心尽力的工作,只挣那么一点点钱,你不觉得浪费了你的大好青春吗?到了这年纪是养家的时候了,这两万块钱是给你寄回家里的。」她这么一说,我的疑虑化解了。次日我就一分不留寄回了家。我对家里说,我干的是售房经纪,这是我的提成所得。
  此后,我和她的性爱生活是多姿多彩的,反正她的丈夫已经基本上是个没什么知觉的植物人,所以我们的欢好是没有任何避忌的,在浴室里,在厨房里,甚至在客厅的沙发上都会随时满足她。她快乐时我也享受着无限的温馨与无尽的欢愉。
  一天早上,当我照例去侍候那植物人时,发觉他的脸色很难看,呼吸极其困难,于是忙唤她前来。她看过情形后,就叫来了急救车把他送到医院去,经过一番急救,终于撒手人寰。
  丈夫去世后,张姐的生活渐渐有了很大的改变,出外应酬增多了,但要我陪伴出去就越来越少了,而且有时深夜才归家。有两次说是去旅游,一去就是三五天不见人,渐渐地,我们的性生活也大大减少了。
  一天,她上街去了不久,就带着一个颇有风度的年约四十多的男人到家里来。我观察到他们是一种很熟络很能传神会意的非一般关系,我就意识到她可能已经找到心上人了。
  次日晚上,她突然拿给我五万块钱,说:「你来这里帮我一年多了,他去世后再也没有你的工作了。这些钱就当作是对你的报答吧。」我头脑一冷静,意识到她是在婉转地打发我走了,一种依依不舍之情油然而生,眼眶不禁泪水充盈,说不出话来。一起生活了这么长的日子,虽然跟她没搭上什么关系,但没一点感情是假的。看看她也难过的落泪了。
  「我是非常喜欢你的,在我最无助的时候,是你重新给了我生活的乐趣。但是我们都要理智点,我跟你是没可能一生一世过日子的,别的没关系,但我们的年纪太悬殊了。」她边擦泪边说。
  沉默了一会,她又接着说:「你没高学历,要找到理想的工作是很困难的。
  如果你愿意,我介绍你到王姨家工作吧。在我的丈夫去世后,她就向我提出想把你要过去的了。」
  过去在跟随张姐出外应酬时,这王姨我是接触过很多次的。印象中她是个没工作的阔太,据说年纪比张姐大两年,不过可能养尊处优,保养得很好。脸容秀丽,皮肤白皙,身材比张姐还棒,是每个男人见到也想多看一眼的女人。平时听张姐说过,她的丈夫在跟她结婚第二年就去了南非做生意,后来在那边也养了一个女人,一年多才回家一次,所以她是个典型的深闺怨妇。她也曾想过离婚,但丈夫主要的财产在国外,如果离婚不会得到多少好处,反正现在丈夫也不难为她,大把的银子任由她花,所以也就乐得清闲。我每次看到她时,都有一个彪形大汉跟随左右,关系非同一般。交谈时知道这大汉他是个山东人,不过只说是王姨的司机,但最近两次见到王姨时,已不见那司机跟随着她了。
  不知怎的,我这次的脑筋转得很快,我已经意识到那王姨为什么想把我要过去了。但还是明知故问:「王姨要请我吗?那太好了。但不知干的是不是保姆的工作呢?她家也有病人吗?」
  「当然不是照顾病人,以前她请的是个司机,最近给打发走了。至于你过去做什么工作,由她安排就是了。」
  「那我不会开车呀!」
  「傻瓜!不可以学吗?既然她喜欢你,如果你愿意,过去就是了。」次日,张姐回家时高兴地对我说:「我刚才已给王姨说了,她非常高兴,说要请我吃饭谢我。她很心急,说明天早上九点来接你,你准备一下吧。」我听后,感到又高兴又有点悲伤。
  前一晚因为张姐夜归,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睡了。这天晚上,张姐迟迟还不见我回房,当发现我躲在自己的房间看书,她就把我叫了过去。
  「怎么?我不再留你,你生我的气了?」
  「没有的事!」我苦笑着「只是昨晚看那书看入神了,今晚想把它看完。」「今晚是最后一晚跟我在一起了,不值得好好珍惜珍惜吗?一夜夫妻百日恩嘛,我们已不知做了多少夜夫妻了!」说着,就风情万种地扑入我的怀里狂吻起来。
  当大家都脱光光后,她无比兴奋地说;「你就当作考毕业试好了!当初你是初出茅庐,是在我身上使你自己变成了真正的男子汉,如今你身经百战后已经是个了不起的男人了,今晚你有什么本领就全使出来吧!」她这番深情的话语我不但有同感,而且对我来说不但在挑逗,而且简直是在挑战。我连忙压在她的身上,一步步地把她送入云里雾里。一个多小时的颠鸾倒凤,翻云覆雨,大家都享尽了无限的淫乐。在她第三次到达高潮时,我们便一起飘到了天上去!
  张姐真个是性慾超强的女人,我这个风华正茂,年轻力壮,血气方刚的年轻人,当然能好好应对她,满足她。可是我也替她担心,要是那次带回家的那个40多岁的男子,果真是她新的情侣的话,那么将来一个比她大十多年,性能力正在走下坡路的丈夫,又怎能应付得了她呢!不要到时半饱半饥的,又再次陷入苦恼的境地才好。
  这一晚,我们三度云雨过后才疲惫万分地睡去。到了起床前,在她的一再挑逗下,又一次乘兴再渡玉门关。
  起床后,我在收拾行李,她到厨房里煮好了一顿丰盛的早餐,大家一起吃得非常欢快。刚收拾完了不久,王姨就来打门了。
  「这是王姨,这就是王理,你们都见过的了。」王姨一进门,张姐就给我们做介绍。
  「王姨您早。」我礼貌地打了个招呼。
  「你呀,怎么教他叫我王姨啦?怎么算呢,他叫你张姐,却叫我王姨,那我不是老了一辈了?我才比你大两年的呀。」大家听王姨这么一说,都大笑起来,气氛就轻松了许多。
  「不是说同姓三分亲吗?这样吧,以后你就叫我敏姐好了。」闲聊了一会,我提起行囊就跟着敏姐出门了。张姐依依不舍地把我送到门口,当我回头再次跟她道别时,只见她满眼泪光,哽咽着说不出话来。我也忍不住眼噙热泪,狠心地一转身就走出门去。
  到了小区门外,敏姐招来了一辆出租车。上车后,我回眼再看张姐的房子,远远见到她站在窗前的倩影,还在向我招手哩。
  在路上,敏姐跟我说,自从司机走后,她的凌志私家车就只得在车房里睡大觉,每天就只能靠打的出入,既不习惯,也太麻烦了。
  的士很快就驶进了一个豪宅区,在一个单家独院的别墅式的房子门前停下。
  敏姐引领着我走进了客厅,看到一个中年女人正在吸尘。敏姐说那是她请来搞卫生的钟点工,还有另一个钟点工是专门煮饭洗衣服的。后来我才知道这些阔太为什么不请住家佣工而喜欢请钟点工,原来是为了不想家里有外人干扰她的私生活。
  敏姐带着我走遍了房子内外,让我熟识环境,然后回到客厅坐了下来,开门见山地一口气给我介绍了许多情况。
  「你跟着张姐一年多了,从张姐的口里我已经知道你的情况,我也知道你跟张姐的亲密关系!」我一听,脸一下子就红了,而且显出了局促不安的样子。她察觉到了,便继续说「你也不要难为情,我跟张姐是老朋友,女人之间都喜欢互诉心事的。要知道像我们这样的怨妇,身边没有男人是很难过日子的,所以找个亲密的男朋友是很平常的事儿。我的丈夫到了国外去谋生,一两年才会回来一次,我当他已经死了!一个人守着这空房子,日子不知怎么过。」「我时常在羡慕着张姐能找到你这样的一个好伙伴,不过最近她丈夫去世后就要急着寻找新的归宿,所以我才能在她手里把你要来。」「其实你来我这里是没具体的工作要你去做的。目前你的主要任务就是去学开车,我出钱把你送去驾驶学校,哪里有我相熟的师傅。你花一个月的时间,把过硬的驾驶技术学回来。你没意见吧?」
  「求之不得啊!我早就想学开车的了」我大喜过望,连声答应了。我想,有了一门技艺防身,将来找工作也容易,何况有人出钱给我去学呢。
  「那就好,明天你就可以去了。至于你的工钱,张姐给你每月一千,我也只能照样给你,不过你去学车,要吃饭饮水,我就多给你一千,不够用就跟我说。
  」
  一切都明明白白了,我学会开车以后,就给敏姐当司机兼做她的知己。
  次日我清早起来吃过早餐,在敏姐的陪同下,到了到驾驶学校。她把我交给了那个相熟的师傅就回去了。下午三点多,我就回到家里。五点半,那钟点工准时做好两个人的饭菜,就告辞回家去。我跟敏姐对坐,边吃边聊。无非了解一下我学车的情况,并鼓励一番。
  敏姐安排给我的房间是在一层的工人房。不过也很宽敞,装修也不马虎。我收拾了一下,洗过澡,正躺在床上看书。不久,突然敏姐推了一下虚掩的房门问道:「可以进来吗?」我应了一声后她便走了进来。
  可能是她刚洗完澡,一头秀发披肩,身穿一件薄薄的粉红色半胸连衣裙睡衣,两条细肩带吊着的上装只能遮挡到乳头以下,两个半露着的丰满而挺拔的乳房呼之欲出,中间露出了深深的迷人的乳沟。裸露着的皮肤白皙粉嫩无比,一双修长的玉腿更是迷人。她走近床前,一股浓浓的香水芬香扑鼻而来,此情此景,使我顿时有点陶醉的感觉。
  「我安排这房间给你是为了符合你的司机身份。因为钟点工每天都进进出出,有时也有客人到访,所以就不得不做个样子给外人看。你的真正床位在楼上,跟我来吧。」我明白了她的意思,于是跟随着她上楼去。
  她把我带进了主人房。这主人房比起张姐的还要大,还要豪华,一张超大的圆形沙发大床居中,两旁的床头柜放着精美的水晶座灯,床对面安装了一套名贵的影音设备,还有全套的沙发和贵妃躺椅。一进房,她把大灯关了后,开亮了隐蔽的灯饰,灯光暗淡而略带粉红,空气里弥漫着淡雅的清香,使整个房间洋溢着一派浪漫温馨的让人陶醉的气氛。
  她把音响开着,播放出隐约可闻而情调浪漫的乐曲。这时我还在呆立着好奇地浏览这陌生的环境。她走到我面前来,好像在细细的打量着我,我正感到不好意思,她便伸过手来,一会儿捏捏我的臂膀,一会儿摸摸我的胸膛,然后定睛察看着我,四目相投,我感到越来越不好意思。她便微笑着,唧唧称赞起来。
  「怪不得你的张姐对你如此着迷了!好一个人见人爱的帅哥啊!你年轻而又拥有如此健硕的体魄,再加上张姐的悉心训练,你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多得的师奶杀手了!」
  「敏姐你这么夸赞我,我更加觉得不好意思了。」我的话音刚落,她一下子就猛扑到我的怀里,紧紧地搂着我的腰,闭上眼睛仰起脸来。我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额和脸后,才吻上了她的香唇。但我耐着性子,只作挑逗性的轻吻,果然她耐不住就主动跟我深吻起来,很快,两条舌头就绕弄在一起了。经过一阵长时间的激吻,大家都觉得憋不住气了才肯离开。




全部评论(0)
  • 暂没评论 ~